上海福彩网

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 聯系我們
0
最新公告面向全國回收一切含(金、銀、鈀、銠、鉑)等貴金屬原料及廢料,誠信為本,免費檢測,價高同行,上門回收 咨詢電話:18549966640(微信同號)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氯化鈀回收礦山投資凸顯“圍城”效應
日期:2019-05-15  人氣:369
氯化鈀回收2007年11月15日,寧夏石嘴山市,天空晴朗。
  乘坐了三個小時飛機、兩個多小時汽車,福建商人張稀成和他的助手來到了這個西北內陸城市。然后再驅車20公里,他們就來到了賀蘭山礦區。展現在面前的是巨大的露天煤礦,山體上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礦坑,煤炭的自燃氣體夾雜著車輛運輸卷起的塵土,空氣中粉霧彌漫,一片繁忙混亂的場景。
  用不了幾天,這個露天礦就會面目全非,因為有些開采完的礦坑經填埋后就會消失,道路也會跟著改變。在當地合作伙伴李清蕊的陪同下,經過近10天的考察,張稀成發現,煤炭中轉在當地大有市場,因此決定投資百萬專做煤炭運輸生意。
  在張稀成決定進入這一領域后沒幾天,山西晉城商人王焱卻要退出這一行了。11月30日,王焱來到北京,目的就是要把自己投資了三年的一個煤礦轉手。王焱說,幾個溫州商人有意接手,估計轉讓的費用會超過1.5億元。不同背景的人對市場前景的判斷是不同的,盡管礦難頻頻,部分溫州商人們還是認為煤炭開采行業尚有較大的利潤空間,但在這一行已經摸爬滾打了十幾年的王焱卻認為,自己已從煤炭開采中賺了不少錢,但這兩年能源政策越來越緊,暴利化生存的空間只會越來越小,尋找新的賺大錢領域才是他的理智選擇。于是他決定放棄煤炭開采生意。
千億資金進入礦山領域
  據國土資源部信息中心預測,近年來流入中國礦業的資金估計已達千億元,甚至幾千億元。2007年1至9月全國采礦業共投資3162億元,同比增長23.2%;礦產加工冶煉投資6533.49億元,增長了33.8%。值得注意的是,并非僅有國內資金對礦業投資感興趣,其他各類投資機構都已將目光聚焦于此:壟斷性質的企業資本、民營性質的企業資本甚至非礦業行業企業資本,都加劇了這個行業的“淘金熱”。此外,外資和個人投資也成為其中不可忽視的力量。
  張稀成就是其中的個人投資者。早年他開的是營銷咨詢公司,最近幾年也有意進行生意轉型。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得知朋友李清蕊在寧夏石嘴山市做煤炭中轉運輸生意,收益很不錯,只是欠缺更大的資金投入來擴大規模。在經過實地考察后,張稀成最終明確了投資意向。
  李清蕊由于早兩年進入,所以對當地的投資環境可以說是“門清”。李清蕊說,寧夏、內蒙古這一帶的煤礦與山西不同,多數都是露天礦山、雞窩礦,地下挖5~20米就可以挖到煤,因此,開采成本很低,出礦較快,一般只需半月就可開采出來。但存在的劣勢是儲量小,一般儲量在幾千噸到幾萬噸不等,與山西的深采礦動輒幾百萬噸、幾千萬噸的儲量不可同日而語。但小有小的機會,寧夏的煤礦開采歷史僅有十幾年,產業分工還不規范,總體來說比較缺乏資金。在山西沒有上億元的資金很難投資一座礦山,而在寧夏,千萬級的資金量就可邁入投資門檻。
  李清蕊這樣描述賀蘭山礦區目前的情形:這里就像一塊沒有硝煙的戰場,投資者就像當年美國西部淘金者一樣前赴后繼地涌入這個偏遠的小城,有些投資者賺到了大錢,但也有投資者卻輸得血本無歸。“在外界看來,煤炭的投資回報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所以有些投資者在沒有做好準備的情況下,就盲目進入了這個領域。但由于信息不對稱,不了解礦山開采行業的游戲規則,加上近年礦難頻頻,死一個礦工,至少賠二十萬,政府的罰款更多,所以并不能保證每一個投資者都能成功。”
各環節的機會點不同
  “礦山投資無非集中在礦山開采和原材料加工兩個領域。”在山西太原婁煩縣做鐵礦粉選礦生意的王忠慧告訴記者:“在礦山投資領域,正規的大型企業是投資主體,這些企業一般是鋼鐵公司、煤炭集團,他們資金充裕,各種采礦證手續齊備,所獲利潤較高;還有一大批是非正規企業進入礦業,他們在開采環節雖沒有正規手續,但資金充裕,在生產環節也是非常正規的,各種排污證等手續齊全,由于人力成本大大低于大型正規企業,因此所獲利潤更高,往往幾千萬元的投入,一年左右就可以收回投資。”
  在這些企業之外,還有為數眾多的小規模投資者,他們往往只有三四百萬元的投入,以吃大型企業開采生產完的邊角料為主。“由于大型企業在開采過程中利用率不高,浪費比較大,這就給了中小投資者留下了機會。”王忠慧解釋說。
  對于新進入的礦山投資而言,不同的資金量可以做不同的事,但投資風險也會有所不同。“在寧夏,幾千萬元可以承包一個煤礦,有幾百萬元可以做一個洗煤廠,有幾十萬元就可以做煤炭中轉運輸生意了。”在李清蕊看來,礦山的開采承包在當地的風險比較高。由于寧夏的礦山資源都歸國有大型煤炭集團,私人投資者只能先承包后開采,而且承包下的礦山一般要和煤炭集團五五分成,即開采出10噸煤,5噸要交給煤炭集團,剩下的5噸自己才可以支配。“承包礦山的風險在于:開采之前是無法預知礦產品質的,如果開采出的煤礦品質很低,或者根本不出煤,那投資者的損失就會很大,甚至會血本無歸。另外,作為一個外來投資者,你承包的這個煤礦甚至有可能已經是第五包了,經過了幾次轉手,你拿到的承包價格可能早已翻了幾倍,其經營風險可想而知。”
  在承包了礦山后,一般就很難有資金和精力再來做中轉運輸了,于是就催生出了專門“倒賣”產品的專業公司,李清蕊的公司做的就是這樣生意。他們長期對礦山的礦產品進行收購,根據品質的高低,進行量的積累和囤積,然后長期供應給大型企業,從中賺取差價。相對于礦山承包,這種“中轉”生意風險比較小,收益也比較穩定,但是卻很辛苦。
  準備淡出煤炭行業的王焱,當年也是靠做煤炭中轉運輸起家的。他坦言:做礦產流通環節的生意,在投入和風險方便都要小一些,但是太累。如果下游出了問題,自己也容易被牽連進去。當年自己就曾牽扯進下游一家鋼鐵企業的經濟問題,結果那一年就等于白忙活了。
2008年煤價上漲大勢已定
  國家發改委日前下發的通知中重申了放開煤價的政策。由于成本上漲,運力緊張,2008年煤炭價格面臨較大上漲的壓力,煤價上漲大局已定局。
  把脈政策性風險讓中小投資者雪上加霜
  “礦山開采的最大風險在于礦藏的不確定性。”安邦咨詢的煤炭行業分析師毛曉冰一針見血地指出:“有很多礦,你并不知道它在地下的情況。即使在全球,采礦業也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從全球礦產勘查的成功率來看,一般投資100個礦點,最終能采到1個礦已經不錯了,如果有3%~5%的成功率,則已經算是很高的了。”
  專家的觀點得到了從業人士的認同。李清蕊說,在寧夏,很多投資者都是帶著一筐熱錢和一腔熱血來“淘金”的,但很多投資者由于不熟悉礦業,或者在當地找錯了人,沒有建立起足夠的人脈關系,或者巨資投入的礦山卻產出不了多少礦藏,或者礦藏的品位太低。這些,都給各類礦山投資者增添了巨大的投資風險。
  國土資源部信息中心資源分析室主任劉樹臣在接受記者采訪時也承認:即便是擁有整套評估報告的礦山,在出讓后仍然有可能出現實際情況與評估報告不相符的情況。這在業內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外來投資者往往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另外,由于國家政策對礦業投資施加的影響越來越大,投資者也必須要考慮到來自政策層面的經營風險。“未來,礦業投資門檻肯定要提高。例如山西、內蒙古等地的煤礦開采門檻已經達到30萬噸,西北稍低一些。發改委日前剛剛出臺的煤炭產業政策就規定:"十一五"期間,30萬噸以下年產的煤礦項目一律不批,顯然小規模的投資肯定會受到限制。”
  在政策緊縮的現狀下,毛曉冰并不看好中小投資的未來前景。她認為,礦業開采在技術、管理方面本來就存在著很多的問題,現在政策又加大了企業成本,這對中小投資來說都是雪上加霜的事情。
  針對煤炭中間商的相關政策也在日前出臺。根據這一新政策,國家有意在2010年前,將把煤炭流通企業的數量調整到4萬家(目前估計現有20萬~30萬家),淘汰年經營量1萬噸以下的煤炭批發零售企業。毛曉冰認為,如果這一政策到2010年強制執行的話,中小投資者們也就只有兩年的生意可做了。
新政策中國第一部《煤炭產業政策》發布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日前正式對外發布了中國第一部《煤炭產業政策》,于2007年11月23日實施,旨在控制煤炭行業投資過熱。
  這一新政策嚴格了新建煤礦的產業準入標準。根據《煤炭產業政策》,山西、陜西和內蒙古等省(區)新建、擴建煤礦的年產能須不低于120萬噸;原則上,“十一五”期間政府不再核準(審批)年產能30萬噸以下的新建煤礦項目。
  然而,在部分地區可以例外。重慶、四川、貴州和云南等省(市)新建礦井的最低標準是年產能15萬噸,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和廣西等省(區)新建礦井的準入標準是9萬噸。(中國經營報)
 
上一頁:暫無信息
下一頁: 鈀碳回收“中國現有金礦6年將開采殆盡”有誤 返回>>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上海11选5 江西11选5 江西11选5 江西11选5 3D之家 3D之家